思政教育

首 页思政工作思政教育 — 正文

【中国民族报】西藏山南东辉中学有了舞龙队——龙“炫”校园 沁润心灵

发布时间:2023-11-27  发布作者:  点击数:

舞龙队到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克松村表演。 李畅摄

西藏山南东辉中学是一所初级中学,由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对口支援帮扶。自20213月起,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研支团在完成教学任务之余,在学校组建了舞龙队。此后,研支团成员中先后有4人接力任教练,培训了130多名小队员,组建了男子舞龙队、女子舞龙队、舞狮队、彩带龙队。这些学生利用节假日到多地演出,让越来越多的西藏群众近距离感受中华文化的魅力,在潜移默化中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一)

928日下午,雅砻河畔,贡布山下,蓝天如洗。东辉中学操场上,11名女生手持龙把,一条蓝黄镶嵌的长龙上下翻滚。她们,为新中国成立74周年而舞。

13岁的边珍和央吉分别执掌龙头和“二把”,带领龙身和龙尾四方游走。“8字花”“快腾进”“五角星”“中国”“盘龙”,5种舞龙造型在女生们的手中交替变换着。“我们比‘男龙’舞得更整齐。”满头大汗的央吉,亮出了右手无名指指根处厚厚的茧。

台下,刚刚来到东辉中学的教练李梦楠,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3年来,每个教练都想“超越”上一个教练。她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组建两支女子舞狮队,让学生们走得更远。

同一时间,2000公里外的重庆,在一所高校担任体育老师的沈琳钧通过手机观看这场女子舞龙队的训练。没有带出女子舞龙队,一直是沈琳钧的遗憾。

沈琳钧是东辉中学舞龙队第一批教练,“第一次把舞龙展开时,很多学生惊奇不已,纷纷围过来摸了又摸”。那时,他从武汉带来了一条舞龙和40套服装,无法满足众多学生的报名热情。

考虑到课业负担,舞龙队起初只在七年级招募队员。消息一出,36人的队伍立马凑齐了。八年级的次仁旺宗不甘心,也想成为其中一员。于是,只要舞龙队训练,他总在旁边观看,边看边比划。当次仁旺宗第10次出现在训练场时,校长征询次仁旺宗的父母意见后,特批他加入了舞龙队。

训练从零起步,一次40分钟,每周5次。高强度的训练,让小队员的手掌磨破了皮。“舞龙的手持把是竹杠,磨出的水泡破裂后会结痂成茧。”让沈琳钧欣慰的是,没有一个人叫苦,也没人退出。

2021年“七一”当天,在山南市教育系统喜迎建党100周年的晚会上,来自东辉中学的3支舞龙队的表演成为压轴戏,技惊全场。

(二)

首次招募舞龙队员时,只招男生,这让不少女生不甘心。“主要担心女生体能跟不上,所以没敢招。”第二批舞龙队教练陈武坦言。直到今年3月,随着第三批舞龙队教练卜红辉的到来,没有“女龙”的历史才改变。

来自湖北恩施的卜红辉个子娇小,但她自小就与草龙打交道,舞龙动作精准麻利。在她看来,女生虽然体能稍弱,但动作技术细腻,更好带。招募女队员的消息让很多女生“好奇又害怕”。卜红辉说,很多孩子想报名,但又担心舞不好,羞于尝试。一位名叫康珠的女生,在父母的鼓励下勇敢报了名。

文化认同是最深层次的认同。“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在中华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卜红辉的讲述下,很多学生开始熟悉龙的故事,逐步加深对中华文化的了解。

“看他们舞龙很威风,我想和他们一样。”八年级的米玛曲珍个子娇小,举起龙把和其他队员不在相同的高度。她找到卜红辉说:“就算当不了正式队员,也愿意当后勤。”最终,她成为女子舞龙队第8把位的队员。

格桑旺姆是第一支女子舞龙队的成员。1年前,她表哥加入了学校舞龙队。“快腾进”、“飞鸟”造型……格桑旺姆常听表哥讲舞龙的招式。表哥非常热爱舞龙,即使现在上九年级,也没有退出舞龙队。

受表哥影响,格桑旺姆也爱上了舞龙,成为舞龙队第7把位的队员。“持把,舞龙最基础的动作,看似简单,只需要把龙把平举胸前就可以,但真的很考验耐力。”第一次举起龙把,格桑旺姆只能举一两分钟。

舞龙全程都要举着手持把,格桑旺姆产生了畏难情绪。“起初吃饭时手臂都在抖。”后来训练的次数多了,格桑旺姆逐渐适应,直到舞龙如行云流水。

今年513日,西藏自治区举行全民健步走活动,卜红辉应邀带了一支舞龙队和两支舞狮队前往拉萨表演。

“许多观众第一次看龙狮表演,我们成了主角。”女子舞龙队员旦珍记忆犹新。从电视上看到舞龙的亲友都这样夸她们:舞得好,很精彩!

(三)

有时候,训练效果不好,教练不得不把自己的老师梅林琦请来,现场指导。

梅林琦是中国龙狮运动协会理事、舞龙舞狮国际级裁判员。在他看来,舞龙舞狮是新鲜又有趣的体育项目,既可以丰富孩子们的文化生活、锻炼身体和意志力,还能有形有感有效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如何在风沙大、平均海拔3700多米的高原教孩子们舞龙舞狮,是一个难题。

梅林琦还记得第一次到东辉中学时,“头晕晕的,后脑勺像是挨了一闷棍,呼吸也有些困难。”高原反应让梅林琦意识到,在高原上舞龙舞狮,挑战很大。为提升训练效果,梅林琦将舞龙动作分解,在普通动作和造型动作上适当降低训练难度,循序渐进。

2021年,梅林琦先后5次前往东辉中学,为弟子们鼓劲,也帮忙破解训练出现的难题。有一次,他走在山南街头,看到在锅庄舞的队伍中偶尔出现一支彩带龙,内心瞬间升腾出一种欣慰,“付出没有白费”。

梅林琦一年5次进藏,同样激励着他的弟子们。20223月,结束支教两年的沈琳钧突然回到东辉中学,他还想为学生们做点事。

“石头!”“石头!”获悉沈琳钧回到学校,东辉中学所有学生一同高喊“石头”。原来,“石头”是沈琳钧的户外名,孩子们还给他取了个藏名“次仁多吉”。“次仁”是长命长寿之意,“多”是石头的意思,“吉”则是吉祥。

当年,沈琳钧耗时3个月,如愿完成了八年级一条“男龙”的训练任务。他把舞龙队带到敬老院、带到藏戏之乡扎西曲登,让更多人来观赏舞龙表演。

“真的很开心能在东辉遇到您,为我们带来了快乐。”“您既是我们的老师,也是我们心里的大哥哥。”沈琳钧临走时,孩子们塞给他一张长长的纸条,表达他们的不舍和对舞龙的喜爱。

原文链接:http://210.12.104.26:81/epaper/?id=1716621799770292224&time=20231024


关闭

研究生院
青春湖小研

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 - 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编:430062

电话:027-88661191  邮件:yjsc@hubu.edu.cn